sohu_logo
主页>>韩娱新闻>>新闻中心>>[字号:    ]  打印

张元评《达达》:“第一次这么喜欢我的电影”

时间:2008-10-07 10:05:20

  女主角李昕芸说,她还记得张元看完第三次剪辑的片子那天,特别高兴。“我们聊天,张元当时说了一句——这是我第一次那么喜欢看我的电影。过去有很多电影,看看看,我就不喜欢看了。这部电影我是百看不厌,越看越有味道。”

  讲故事的方法

  这次我真的找到了一种节奏

  达达是一个跟着妈妈长大的青春期女孩的名字,她住在武汉的普通街道上,做些不长久的短期工。故事就是以达达为中心,讲述女性的心理成长。张元把《达达》列为他个人电影生涯中一部“蛮重要的电影”,他解释这重要的原因时,语言有点深奥:“我似乎找到了一种做电影的方法——得到真实又忘记真实。希望能抓住一些真实的质感,但在呈现的时候,其实是要在忘记真实的过程中去找我的一个方法。我一直在做这件事,这次,我觉得实现了一些东西。”

  这个讲故事的方法,其实张元早在《我爱你》、《过年回家》、《看上去很美》的时候就尝试了,“但每次都有点找偏了,这次我是真的找到了一种节奏。这种节奏就是能把有分量的故事用比较轻松的方式说出来,让电影有种明快的节奏感,不闷。”

  新人的加入

  他们的楞劲儿让我产生感觉

  在釜山,张元已是大师单元的重量级人物。但其实老革命也带新兵。女主角李昕芸刚从北广毕业不久,之前在《看上去很美》里演过那个被小朋友方枪枪骂了脏话的幼儿园女教师。《达达》是她第一次当女主角,但演得极为放松自然,又不失性感。首映当天,“达达”征服了韩国观众,放映结束后冲上来要求签名和合影的韩国年轻人,把李昕芸围得寸步难行。刚毕业不久的她,对这种明星待遇感到有点“犯晃”,“签名还没怎么练过呢!”张元评价李昕芸是“在生活中很乖,懂事儿;但演起戏来不要命,很楞。”这种楞劲儿,让已经拍片快20年的张元感到刺激和新鲜,“能让我产生感觉,最后都融到电影里,电影就活了”。

  男主角李霄峰的来历更为有趣,曾以Liar为笔名成为网络上知名的影评人,甚至写过“骂张元”的评论,后来在比利时学了一段时间的电影后回国。因为偶然的机遇开始为张元写剧本,《达达》就是以李霄峰和另一位编剧贾丽莎为主完成的剧本,前后写了十几稿。后来选男演员的时候,张元说自己“先后看了有300个帅哥,都不满意”。无可奈何之下,让一直在旁边帮着挑人的李霄峰来试试。没想到,李霄峰比任何一个帅哥都更快更准确地抓住了男主角的心理。所以最后,帅哥集体落马,反而是外形有些楞的李霄峰胜出。

  这些“楞人”充满生命力,可以为一场醉酒的戏喝到不要命,可以为一个细节争吵一个通宵,可以在烈日下连拍12个小时还浑身是劲。

  《达达》的感觉,就是这么来的。

  ■《达达》里的新鲜人

  从影评人到编剧兼男主角:

  新人李霄峰的三次变身

  片中赵野的扮演者李霄峰,有着从影评人到编剧、再到男主角的改变过程。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成为导演。李霄峰这样的经历,在新一代的电影工作者中颇具代表性。

  南方都市报:说说自己是怎么从影评人变成编剧的,又怎么从编剧变成男主角的?尝试演戏的第一感觉怎么样?

  李霄峰:1999年,我上大二,我从来就是个不爱上学的人,高考还复读过一年。但从小爱看电影,每天在宿舍里上网,看见别人写很多对电影的感受和评论,觉得手痒,也去写。写的都是自己最真实的感受,说是随笔还差不多,谈不上什么评论,后来被当时网易电影频道的编辑李宏宇先生招去写电影专栏,做兼职编辑,写得很自由,那真是相当愉快的一段时间。但我绝对不是个好的影评人,我太主观了,很容易激动和愤怒,这也是我后来决定不再写影评的原因之一。

  2000年我因为已经完全厌烦了在国内上学,从原来的学校退了学,去比利时留学。原来的打算是去根特大学读艺术与哲学专业,等我到了比利时,每天租录像带回家看,看了当时国内很难看到的一些电影,我就是看了《蓝风筝》之后决定去报考当地的电影学院——既然真是喜欢电影,为什么不自己试试学电影呢?结果考了进去。刚考进去的时候很开心,但随后我发现自己还是不爱上课,觉得自己完全不能适应任何形式的教育,怎么办?我想起陆川,他是当时我最欣赏的年轻导演,那时候他刚开始弄《可可西里》,我就给他写了封信,问他我能不能参与到他的工作室去真正的实践,他很痛快地答应了。我立刻收拾行囊,再一次退学,回到了国内,作为实习的文学策划参与了整个《可可西里》的制作过程,可以说陆川是带我入行的人,我很感谢他。

  我认识张元是2005年,当时《可可西里》已经结束了,柏林电影节的崔峤女士把我推荐给张元,我带了两个自己写的短篇小说过去。张元喜欢和年轻人聊天,也喜欢和新人合作,我那两篇小说其实也不成熟,但他看到一些闪光点,觉得我们可以尝试合作写剧本。《达达》的编剧贾丽莎也加入了创作,她当时在中戏学编剧刚毕业,我们在一起为张元写了第一个剧本,关于少年犯罪。花了一年时间,入围了釜山的PPP,可惜没有通过国内的审查。

  当上男主角纯属意外。当时我在帮着张元选男演员,确实选不到合适的,后来张元开始让工作室的人轮番上阵试戏。制片主任阿龙说要不你试试,我就和李昕芸试了一场戏。我记得张元坐在桌前,托着下巴看了我半天,说:我看就你吧。就这样,这部电影给了我最大的一个惊喜。

  南方都市报:最初的剧本和现在的成片有哪些大的差别?和张元合作感受如何?

  李霄峰:最初的梗概和剧本,戏剧冲突比较强烈,出场人物比现在多,线索相对复杂。但电影有时候要推翻很多从前的设定,有时候我们会为了一个情节,争吵一夜直到天亮。张元总会调整出他需要的东西,我觉得他还是希望做一个意象的、举重若轻的电影,希望在形式上有所突破。张元是我的前辈,他给了我和贾丽莎、李昕芸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常在想,如果他的第一部《妈妈》能在国内公映,中国的电影史就要改写,我多么希望这个国家没有所谓的地下电影。

  南方都市报:你希望自己的下一次变身成为导演?目前进行得如何?

  李霄峰:目前剧本正在筹备,我希望是一部让生命不停上扬的电影,正在寻找投资。其实我还有更多也许是痴人说梦的愿望,我觉得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应该对中国的文化作出更多的贡献,不管是用小说、电影、话剧还是别的什么方式。我也希望人们不要自我设限,人生本来就这么短暂。一想到未来,想到年轻人的力量,我就浑身兴奋。

  80后编剧贾丽莎:

  感谢张元给年轻人这样的机会

  南方都市报:作为三个编剧里最年轻的一个,你觉得成片和你想像的差别大吗?

  贾丽莎:差别还是很大的,但这是导演的作品,他的审美理应笼罩全片。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这已经超出我的想像了,毕竟我刚从学校毕业。

  南方都市报:和张元这样的前辈合作有没有压力?

  贾丽莎:有,但压力不是来自和张元合作,而是来自我自己,相信李霄峰也是这样。我们都是对自己要求太严格的人,很难对自己和对现实满足,我们在写剧本的过程中吵了无数次,也是在这个过程里渐渐坚强起来。在我眼里,张元是个非常随和的前辈,我很感谢他给年轻人这样的机会。

  南方都市报:作为一个80后,你接下来还会继续走编剧这条路吗?

  贾丽莎:我个人的兴趣其实在戏剧方面,尤其是话剧,希望将来我自己的作品能出现在话剧的舞台上。相对于电影来说,我更喜欢话剧那种赤裸裸的爆发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萝卜

用户:  匿名
 
共有 2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