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刀见笑》导演乌尔善:用想象重塑国产商业片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3日12:33
[我来说两句] [字号: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文/金喆 图/玄反影
乌尔善釜山专访
乌尔善釜山专访

谈下一部作品
乌尔善称是库斯图里卡和格林纳威的粉丝

  搜狐娱乐讯 《刀见笑》是乌尔善的处女作,但他却在这部电影问世之前,已经得到了福克斯这样的国际级别大公司的垂青,一连签下三部电影合约,比起大多数导演来到釜山苦苦寻求机会,他显得幸运得多。《刀见笑》在釜山首映,是在釜山电影节期间最大的户外放映场地,一共三千人,每天只有一部电影能够得到这样的礼遇。在釜山,搜狐娱乐和这位备受瞩目的影坛新秀对话,他不改蒙古人的豪爽本性,说:“我看了你们采访张艺谋导演,他说年轻导演说得很对,确实这么多年下来了,没人超越他,我们很羞愧。”他的下一部作品是《画皮2》,他还拿我们的小狐狸开玩笑:“我的下一部电影,和它有关。”

  花最少的钱,拍自己的电影

  搜狐娱乐:您是库斯图里卡的粉丝吗?《刀见笑》中有一些他的电影的感觉。

  乌尔善:当然。库斯图里卡是我的偶像,我最爱他的《地下》。格林纳威也是我喜欢的导演。

  搜狐娱乐:内地导演拍这种类型的电影非常少,有一点荒诞的味道,多线结构,而且画面感有点是灰调,您是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题材作为自己的处女座?

  乌尔善:我是有什么机会就拍什么。因为当时自己给自己的工作方向就是要做类型电影,但是要做原创的、有个性、有深度的类型电影,我最爱武侠片,所以我就做了很多武侠片的计划,这一部正好是制片人他们看了这个项目也很喜欢,所以就先做这个。这个电影可能你刚才说的像库斯图里卡和格林纳威,但又不一样,这个电影是一个非常原创性的结构,它的思想层面又是来自于东方的佛学,是跟它们的文化背景差异非常大,视觉效果上有一点像而已。我从小学油画的,摄影师来自于波兰,所以很多这种美感方面可能跟中国的电影有一点不一样。

  搜狐娱乐: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故事?很多人看故事大纲没十分明白这个故事是在说什么。

  乌尔善:电影里面有三个故事,一把刀在三个不同的人,三个不同的人,一个厨师、一个屠夫、一个侠客,他们都需要一把刀来实现自己的,一个想要泡妞,一个想报仇,一个想成为天下第一,但是他们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搜狐娱乐:预告片的剪辑特别快,很多人说拍广告出身的导演一大特点就是会走那种快剪辑的路线,您觉得这个会是您的优势吗?

  乌尔善:这个一方面是故事需要的,因为故事本身信息量也大,你必须选择一种快的节奏来讲它,另外我自己也喜欢那种比较快比较满比较丰富的视觉感觉,这个电影有三千个镜头,也是超过一般电影的镜头量,92分钟三千个镜头。

  搜狐娱乐:这还是您的处女作,这个影片制作水准蛮国际的,首映放在多伦多电影节,给人感觉是走商业路线的电影,您是这么去规划它的,走国际路线走商业路线?

  乌尔善:肯定是要拍类型电影要有商业性,因为我是觉得一个电影它要有非常丰富的功能,它既要有商业性,要跟观众有互动,让他们产生反应,同时它要有思想性。这个电影可能看起来是一个类型武侠戏剧类型,但是可以比这个有更多的内容,还有思想还有电影语言上面的创新。

  搜狐娱乐:那剧本方面您有参与创作吗?

  乌尔善:我是剧本策划还有编剧之一。

  搜狐娱乐:很了不起,现在很多人都说新导演很多人是只会拍并不会去写。您觉得这个会不会是您的优势?

  乌尔善:不是吧,很多导演都是自己做编剧的。我自己的习惯是,因为我要拍的东西比较个人,有很多自己的个人价值观和对电影形态上的要求,比较较劲,请别人来写的话有很多东西是实现不了我的想法,所以我一定要在前期策划包括电影整个主题、结构重要都要参与,所以就变成这么一个情况,必须得我全程来参加再请其它编辑来一起讨论这么一个工作方法,电影有四个编剧,写了两年,到拍摄之前我们拿到的台词剧本是第12稿,编剧也被我折磨得已经疯了。

  搜狐娱乐:您在拍摄期间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乌尔善:最大的困难就是作为一个新导演你能调配的资金并不多,但是你一定要做到最好,得想各种办法去达到最佳的效果,所以大家看到这个片子觉得制作非常精良,整个感觉不像一个处女作和一个成本不高的电影,是因为一方面我们已经玩命了,另外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我的朋友,他们很多是无偿或者很低的酬劳过来帮忙的,所以集结着很多友谊友情,所以看起来显得很有质量。

  搜狐娱乐:包括宁浩导演的客串,他有跟您要钱吗?

  乌尔善:没有,他是属于拔刀相助。

  张艺谋说的对 我辈新导演仍需努力

  搜狐娱乐:有一个说法,中国的年轻导演都是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非常不容易,但是张艺谋导演又觉得年轻导演成长得很慢,他们之后并没有一批特别有力的力量接上他们的档。您在大家都说中国电影已经开始往上走的阶段来拍电影,是对这个行业有特别大的信心吗?

  乌尔善:张艺谋导演说的对,这个的确作为年轻导演挺惭愧的事,他已经红了这么多年还在一线,的确是其他年轻导演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从文艺的角度取得的成绩不如张导演,从市场的角度也不如张导演,我觉得年轻人比较惭愧。可能对于中国现在新的导演来说还是自己要先想清楚自己的所谓方向在什么地方,要有一个非常清楚的判断。我自己明确要做商业类型电影,只是在商业类型电影里面增加思想性和创新,这是我自己对自己的定位,所以我很希望每个导演一是了解自己的长处,把自己的方向确定明确一些。

  搜狐娱乐:您一直在强调您自己想做的是一个商业类型片,其实商业类型片在中国是没有被开拓出来的一个市场,应该说虽然很多导演都声称自己在做类型片,但并没有一个特别成功的案例在那儿,您有没有觉得这个会是您的挑战?

  乌尔善:对,在于每个导演对商业的理解,因为做类型电影我觉得是中国电影一个真正的产业根本,中国这么多的观众和这么多的等待希望被娱乐的观众,每一次去电影院里面那些片子不是美国大片就是香港或台湾的这些商业大片拍的,比较可惜。按我的说法高速公路上没车,但所有的中国导演奔着羊肠小道在爬山。国外电影节看到中国导演的作品,大部分作品比较接近,都是新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整个形态比较接近,这个现象也是挺奇怪的,为什么没有中国导演把自己的精力和能量放在更大众化的类型和题材上。题材本身或者类型本身并不是障碍,它就像装水的碗还是酒杯,它是一个容器,观众来看类型电影还是期待有一个基本的娱乐需求,但是仍然在这个容器里面可以装进你的思想,可以在里面装水也可以在里面装酒也可以装更浓烈的东西,这是不矛盾的。为什么你看《盗梦空间》觉得它很好看,但是又不因为好看变得肤浅?电影形态上有突破,在思想性上深入一定的层面,为什么中国不能做出这样的电影?我觉得大家应该想一想,有思想有深度是否就意味着不好看、乏味、枯燥,这两个对立起来可能不是出路,应该是想到怎么让这两个东西变成协调的。

  搜狐娱乐:这个片子在多伦多上了之后我查了一下大家的反应,评价非常高,其实有点让人出乎意料。您听到这么好的口碑有没有给您更多的信心,相信这个片子会在中国也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乌尔善:不知道,这个很难说。我最好还是别太得意忘形,因为去多伦多的时候,我们是没抱什么希望的,刚才跟记者也说过,一个中文的喜剧电影,一个中国的类型武侠在一个西方观众来说非常陌生,尤其是再翻译成别的语言,喜剧是最有语言障碍和文化区别的,美国的喜剧在中国一般观众也没有反应的点,他们觉得有意思挺出乎意料的。这已经属于超乎我期待的一件事情了。

  搜狐娱乐:跑两个电影节您更希望得到口碑上的认可还是希望寻找到一些商业价值比如发行方面?

  乌尔善:都需要,对于我来说需要了解一下普通地方的观众对这个电影有什么反映,对于发行方21世纪福克斯寻找买家发行,因为制片人都来了,各自为各自的目的而来。

  搜狐娱乐:刚才听您说选择安排安藤政信觉得他很适合这个角色,眼神很纯净,他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认识他通过《梅兰芳》这部电影,您是怎么认识他的?

  乌尔善:我是他的影迷,因为他最早一部就是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后来他演的三池崇史的电影,还有《花魁》,每一部他演的片子我都看。我很喜欢这个演员,他是我觉得既有偶像的形象又有演技派的质量的演员,不可多得的一个演员,跟他合作之后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敬业和专注的演员,我觉得能跟他合作是很幸运的事。

  搜狐娱乐:您刚才说到《花魁》,一开始看到张雨绮的造型特别像蜷川实花的味道,您是从那上面得到一些启发吗?

  乌尔善:不是,不能直接借鉴他们,日本的片子有他们自己的美学系统,我们这个还是来自于唐代的一些造型,跟时装设计发型偏向于时装设计的造型。

  搜狐娱乐:这部电影您自己之后觉得它最成功的地方在哪儿?您如果非要表扬自己的话,看这部片子哪儿最值得表扬?

  乌尔善:它是独一无二的超乎想象的电影,一般一个新导演不会选择古装片子作为自己的处女作,古装片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视觉的实现还有故事本身还有整体技巧把控的元素非常多,这个倒是很奇特的事,一般新导演都会选择城市爱情故事这类。

  搜狐娱乐:说到类型片,城市爱情也是传统的类型而且在中国有一定的市场基础,您处女作为什么冒险拍一个让人觉得奇特的片子而不是选一个稳妥的题材?

  乌尔善:我不喜欢这个类型,另外我觉得拍那种类型很多导演拍得不错,我去拍并不能显示出我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我喜欢故事里面比较有激烈的那种有打打杀杀的,有性感有危险有暴力有恐怖。

  下一部作品 《画皮2》

  搜狐娱乐:很黄很暴力就是这个电影让人还蛮议论挺多的地方,尤其张雨绮在预告片里翘大腿特别性感,这是您刻意加进去的商业元素还是您就喜欢这个东西?

  乌尔善:我觉得不是很黄很暴力,而是性感,电影里面要有性感,不止是女性的性感,还有很多帅哥很酷的大侠、忧郁的帅哥,电影的观赏性,就是要有漂亮的动作要有魅力的人要有一些丑怪的人,要给大家创造一种全新的体验。

  搜狐娱乐:电影里有些人物造型特别的奇怪,有一个头特别大的满脸胡子的那种,这是您故意设计的吗?

  乌尔善:他们在里面都是很重要的人物,因为我们电影比较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因为做出了很多特别新的人物造型,但这些造型又不是凭空创造的,全部来自于中国古典绘画里面或者是陶俑三彩这些东西,每一个造型都是有出处的,只是在中国电影里面没有呈现过,大家可能比较概念地在做古装片,我们深入研究了整个古代的视觉系统把它挖掘出来变成一个新的感觉。

  搜狐娱乐:有人评价这部电影的感觉比较后现代,有点无厘头的,您认可这个说法吗?

  乌尔善:后现代我认可,无厘头不是,因为我们香港制片人这么形容的,有暴力的无厘头。你看起来好像是嘻笑怒骂,但是里面有严谨的结构和精巧的设置,无论在制作环节还是在电影结构电影语言上面其实都是非常用心的。

  搜狐娱乐:这部电影台词方面有相声内容加进去,您刚才认可后现代的说法,这部电影里面很多思想是特别现代的吗?

  乌尔善:对,它不止是后现代,在电影语言上面有很多图片,这里面不但有三段式的结构,是电影史上从来没见过的结构,不同于昆汀的结构,不同于《巴别塔》的交叉结构,也不是盖里奇的多线结构,是非常原创的新的结构。还用了一些视觉拼贴,中间插入了很多短片,有不同风格的,里面有二维动画还有电子游戏,还有历史资料片。我们历史资料片还是很棒的一段,刘家良大师一段《武郎八卦棍》非常珍贵的一段素材,从他那儿买来的。还有一些犯罪的现场回放3D做的那些,里面插入了很多非常现代的视觉形态,这在中国电影我所看到的商业片里面没有用得这么狠的,很多。

  搜狐娱乐:我听说您的下一部电影是《画皮》2,是说您对古装有点武侠奇形的东西特别热衷吗?

  乌尔善:对,我热爱这个类型,古装的动作、魔幻、史诗都是我最爱的,我希望能够在这方面能做出点儿新的作品给大家看点新鲜的。

(责任编辑:杨昊)
 用户:
 
 匿名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