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专访张艺谋:年轻导演给点劲儿 我就被取代了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08日08:18
[我来说两句] [字号: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金喆 玄反影
釜山专访《山楂树之恋》 张艺谋畅谈电影节
点击进入高清组图

  搜狐娱乐讯 2010年10月7日,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拉开了第十五届釜山电影节的帷幕,张艺谋携两位演员窦骁、周冬雨压轴走上红地毯也得到了全场的欢呼声。这也是这部电影在海外的首次放映。

  从下午的记者会到轮番的采访再到晚上的开幕式,张艺谋带着两位年轻演员马不停蹄,尽管如此,晚上回到酒店休息后,还是接受了搜狐娱乐的独家专访。尽管张艺谋也笑着对前些时候采过他好几次的搜狐娱乐记者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啦,该说的都说过了”,可是真的面对问题时,依然滔滔不绝。尽管一天忙碌下来,但是张艺谋依然精神饱满,旁边的二位年轻演员反而看起来有些累。

  关于张艺谋,可能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样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坐在釜山下榻酒店里接受我们采访的张艺谋,显得兴致勃勃且很有趣——除了《山楂树之恋》本身,关于电影节,关于年轻导演,他有着自己的角度和观点。尤其谈到年轻导演的处境,张艺谋更是有感而发的说现在年轻导演不容易,又要有电影节认可取得荣誉,回来票房不好还不行。

  “我这张脸,好认”

  搜狐娱乐:先跟您说个段子,昨天我们在大堂见完您之后,有两位日本的中年阿姨手里拿着电影节的宣传画册,指着您的照片问我们那是不是您?然后又指着旁边《山楂树之恋》的剧照,问同行的是不是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我们回答是之后,她们都特别兴奋。

  张艺谋:俩日本阿姨?知道我还挺正常,知道他们俩(指窦骁和周冬雨)可能还比较少。是电影发烧友吧。

  搜狐娱乐:以前张伟平说过,中国导演出了国门,老外只对您的脸是熟悉的,您是不是也觉得自己特有国际范儿?

  张艺谋:我不知道,反正熟人挺多的。确实差不多有二十多年了,从87年拍《红高粱》到现在有22年了,可能时间长了,认识的人就多了。今天有个韩国的记者问我,他从《红高粱》就开始采访我,说我的发型就没怎么变过,可能跟这个也有关系,好认。

  搜狐娱乐:窦骁和周冬雨这是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影节,能不能谈一下今天晚上的感受,有那么多的记者都在关注你们,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好吗?

  周冬雨:(笑)女士优先。(张艺谋:冬雨刚说,闪光灯给她眼睛都闪花了)对,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闪光灯一直在闪,闪得我们出来后看东西一块黑一块白,眼睛都花了。今天听导演说,首映观众来了七八千人,18秒钟就把我们的票给抢光了,我一上去腿就软了,人太多了。好多次采访下来了,我也熟悉些了,但是今天看见这么多人,我还是很紧张。我和窦骁之前练了很久的韩文,吃饭的时候、化妆的时候都在练,什么“阿尼阿斯有”,结果上去忘了说了。(张艺谋:我刚还在说,今天好几千万韩国人都在电视上看,你们今天不说,以后肯定没机会说了。)

  窦骁:一开始往那儿一站,我就给闪光灯闪蒙了。(张艺谋:韩国记者灯比较猛,特足。)就在台上,听见台下在喊“冬雨!窦骁!”走红地毯的时候,笑得脸都酸了,因为紧张嘛,但是觉得还是很高兴的。

  “和巩俐一起走上国际舞台的时候,我也是新手”

  搜狐娱乐:《山楂树之恋》在国内票房已经过亿,作为文艺片来说算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下午这场是第一场在海外的放片。我看到很多韩国的记者都在哭,他们都对二位演员非常感兴趣,甚至觉得二位很有韩国偶像的气质,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点的?

  张艺谋:今天他们俩来了之后,请了本地的造型师给他们捯饬了一下,捯饬之后我发现就完全像个韩国人了。他们俩是年轻新演员,主要还是电影中表演的出色,人物塑造得好,所以打动人。今天下午韩国记者采访我,女记者都说自己哭了,很感动。这点很有意思,按理说这部电影讲的是文化大革命时候的故事,我们很多80后、90后的观众都未必能读解里面的小的细节,韩国人却也能被感动,说出很多自己的心里话来。还是那句老话,电影是讲情感的,不管什么背景。还有两位新演员表演得很自然。

  搜狐娱乐:二位年轻演员踏上国际舞台可能会很紧张,但是对于张导您来说应该是驾轻就熟的,您带过很多年轻演员走上国际舞台,像当年的巩俐和章子怡。您今天带这二位,和带当年的那些,心情有什么不同吗?

  张艺谋:巩俐不同,那时候我也是新手,所以都是很紧张。跟子怡出来的时候,我比较熟练。跟他们就更熟练了,加上釜山电影节的金主席和我很熟。他人特别好。11年前《我的父亲母亲》是闭幕片,我什么都没记住,就记得这个主席每天都带我去吃饭,天天带我下馆子吃好吃的。今年是他最后一届,我就想这次做开幕片,像个轮回一样。他们两个新人也可以见见世面,这就是电影的魅力。你不用在乎你是不是偶像有多少粉丝,这都不重要。你就看到电影的魅力是什么,当你们演绎了那段感情,感动了另外一个国家的人,他们都喜欢你。他们喜欢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韩国明星长得好的多的是,这就是电影的魅力。两个演员能够通过这次电影节体会这份职业的高尚感,还有找到成就感,这点很好。电影是最能沟通人与人之间感情的工具,它大于所有的其他艺术门类,坦率地说,电影是沟通最快的,也是影响最大的。他们会知道,当一个电影演员,从事这个职业了,就会知道职业的价值所在。

  搜狐娱乐:下午很多韩国媒体都在问您堕胎后吃鸡蛋等这些细节,您在拍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种比较有中国特色的细节,是外国人很难理解的?

  张艺谋:那当然会有的,就像我们看国外电影一样,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有几个记者还问我夹核桃的事情,我还反问他们,你们不夹核桃的吗?很好玩,民族和民族之间,就是通过这些细节去互相理解。

  “年轻导演成长得有些慢,不然我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搜狐娱乐:中国可能很多人就会误读您的电影,国外可能就更是了。像有很多国外的记者,就觉得您的电影最突出的特点是色彩特别地浓郁,你会不会觉得他们过度关注您电影的画面,而忽略您电影中的内容?

  张艺谋:有个记者从《红高粱》开始看我的电影,他说年轻的韩国观众是从《英雄》开始看我的电影,然后《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接着就是奥运会,所以在他们的印象中,张艺谋是拍大片的,在色彩方面很下功夫,所以他们看到《山楂树之恋》这么清新之后都很好奇。老的观众都觉得不奇怪,这是您以前作品的风格,你也不用操心观众是不是会觉得奇怪,只要人家喜欢就好了,至于他们觉得什么是你的记号都无所谓。我看很多外国电影,连导演的名字都记不住,只记得某个画面,说起来都是某个颜色特鲜艳的片子,这个无所谓。

  搜狐娱乐:这次“山楂树”在釜山也受到了很高的礼遇,包括您带着二位演员压轴走红地毯,我们在街头也看见很多电影海报,还有韩国的观众也问我们一些关于这部电影的东西。您来了这里,有没有感受到釜山电影节和本地观众对您的热情?

  张艺谋:感受到了,觉得很特别。我有好些年没来韩国了,这中间我来过韩国导《图兰朵》,在世界杯体育场,但是一直没有再来釜山电影节。可是大家还是那么欢迎你,他们对中国导演和电影都那么有兴趣,包括对他们俩(指窦骁和周冬雨),这电影还没在韩国演呢!我想应该归功于互联网,也不需要上映,大家就都知道了。你会感觉到,中国电影还是应该扩大交流,让更多年轻的导演和演员走出去,多去交流,扩大这个影响。

  搜狐娱乐:但是可能国外最认可的,还是您那一辈的,像您、陈凯歌、田壮壮,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点的?

  张艺谋:我也不知道,我认为中国导演成长得有点慢。我老开玩笑,我都红了二十多年了。按理说,早就该有一批年轻的导演取而代之,我们都该退休了。就中国电影的发展来说,年轻导演的成长速度有点慢,每天增长五块荧幕,现在有很多的电影院,但是人才的增长有点慢。尤其在国际上广受关注的年轻导演,还是太少了。有些年轻导演主打电影节,这当然可以,这也少了很多其他的面。你在国际电影节上拿了奖,回来之后国内票房很差,那也不行。现在对年轻导演的要求很高了,你要两条腿都很强,你既可以在海外电影节得很多重要的奖包括奥斯卡,但是你在观众的喜闻乐见上也要站得住。我相信,以后会出现一批这样的人。

  “釜山电影节办得很好,值得中国的电影节学习”

  搜狐娱乐:到了国外的电影节,我们会有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当地的群众对电影很热情,政府也很重视。像这次釜山电影节,标识贴得到处都是。但是国内电影节并不是这样,它给你的感觉是除了电影什么都有。您是怎么看的?

  张艺谋:对,这个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们也有上海电影节,还有长春电影节,当然长春电影节现在比较尴尬了。当年上海电影节刚刚举办的时候,我们都想过,是不是可以把中国上海的电影节打造成亚洲最牛的电影节。现在看起来,距离还很遥远。

  亚洲现在两三个重要的电影节,以前是东京最重要,现在看起来釜山很厉害。釜山这个老的主席要退休了,我今天还问他,后面谁回来接任?他们说现在还没定。十几年前我来釜山,是刚刚起步,现在你再看,相当不错,而且相当受重视,它大有野心勃勃的取代东京电影节的感觉。

  像我们的上海,老在说我们是A类电影节,光说不行,要有一个长线的规划才行。你看人家这个电影节主席,一当就是15年,因为电影节主席要很多的人脉,要认识很多的导演。今天听这个老的主席讲,田壮壮过生日,他给寄去了一盒高尔夫球,我就觉得这个电影节主席能记得田壮壮的生日很不容易。他还在问我生日,我在想是不是老爷子也要给我寄生日礼物(笑)。他还说了几个别的导演。电影节主席不容易,你看这些都是小细节,电影节设宴容易请客难,其实关键不在于硬件,而是你能不能请到好的电影,能不能请到好的导演和团队,能不能请到大明星,每个电影都在为此伤脑筋。但是请到了,你的人气就越来越旺,全世界的媒体不请自来了。

  我就在想,咱们上海电影节的头儿别换得太快,有一个班子可以长线去做,当一个事业去做。你看釜山的金主席,做了15年,已经很有成绩了,他现在退休了。这还不是在首尔,这只是在釜山。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韩国人可以做成亚洲举足轻重的电影节,咱上海电影节老嚷嚷。我想各方面还可以做的更好。

  搜狐娱乐:我觉得这跟这些年韩国电影整体发展好有关系(张艺谋点头:有关系的),现在中国电影产业也在腾飞的起步阶段,对于国际来说,您是通过电影节让大家认识的,但是全国观众都特别接受您,是通过一个“大片时代”,您自己认可这个看法吗?

  张艺谋:我接受啊,确实我前十几年主要是电影节,《英雄》以后就是一个“大片时代”或者说是“商业片时代”吧。我是两条腿都走路,是需要两边都有作品的。

  搜狐娱乐:电影节除了对电影的展示,还有很大的商业属性,就是卖片,您除了展示电影,会不会也参与卖片?

  张艺谋:好的电影节,市场都旺,这是相辅相成的。你像戛纳、柏林、威尼斯,市场都是欧洲最大。

  搜狐娱乐:选择釜山电影节,除了因为和主席的交情之外,有没有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这部电影更适合亚洲市场?

  张艺谋:倒没这么想,在这之前威尼斯请了我们,他们看了电影,就写了官方的正式邀请。我们想把世界首演放在中国,所以就没去,釜山我们是看到中国演的差不多了,时间上第一个赶得上的。釜山还有接下来的夏威夷电影节,都是开幕片,张伟平也觉得很合适。所以从制片方的角度上来说,还是想把主要的市场放在国内。

  “山楂树过亿,有点杀出重围的意思”

  搜狐娱乐:您怎么看待《山楂树之恋》成为史上票房最高的文艺片?

  张艺谋:国庆档挺不容易的,全是大片,有点杀出重围的意思。当然有我的招牌,更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启发,文艺电影、小制作,你拍得很好,从心里面打动人,观众是买账的。单卖我的名字,也就三五千万,电影不好看,卖得也不会好,不会过亿。这不是发生在我身上,对所有的年轻导演都是个样子,也就是,小的文艺片,你拍的好,能够吸引观众,就能卖得不错。其实当年宁浩的《疯狂的石头》也卖得不错,大家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电影,但是口碑好,就都去看了,确实不错。

  搜狐娱乐:两位演员都很年轻,我们问了一些韩国人的看法,有人问,为什么会请周冬雨这么年轻的演员做女主角?窦骁也很受好评,很多人都觉得很有韩国偶像的气质。你们二位是怎么看待韩国民众的热情的?

  周冬雨:首先我非常喜欢韩国的饮食,我们来了就商量着去吃烤肉。当然碰见一些韩国人,叔叔阿姨们都特别亲热,很热情的给我们讲文化,还指路。今天去参加电影节,说实话我真的特别紧张(张艺谋:他们俩真的都没走过),路上还堵车,看见路上全是人,还在喊我们的名字。我觉得很热闹,很开心,上台的时候太激动了,特别害怕。

  窦骁:昨天来了就盘算着要把韩国好吃的吃遍了,来了之后有人带我们去海边拍了合影,非常美。说我像韩国人?因为这个造型是韩国人设计师打造的,是这个发型的原因吧。感谢观众对我们的厚爱。

  (搜狐娱乐:张导有带二位去吃吃喝喝吗?张艺谋:我们刚吃完回来!)

  “摄制组也喊我超人”

  搜狐娱乐:这次感觉您一行人都非常轻松,和这个电影节本身对您来说就很驾轻就熟有关吗?

  张艺谋:那倒不是,主要是时间。因为之后我要筹备《金陵十三钗》,所以就没时间了,釜山和夏威夷忙完之后,我就去弄新片子了。刚才我一路上给他们俩说电影节普及性的知识,其实全世界电影节有上千个,每天都有,你要真的每个邀请都去,一两年都跑不过来。李安导演最受欢迎的《卧虎藏龙》,他跟我说,这个电影他跑了两年的电影节,恨不得80个国家,就干这个事儿了。你要真愿意跑,一年两年无所谓,说明你受欢迎。我知道很多导演就是这样,一年的时间拍电影,接下来主要就是走四方。我没这个习惯,我一部一部老忙着拍,劳碌命啊,按理说电影节你就是享受掌声和闪光灯,到处跟人侃一侃,但是我不行,我爱干活。

  搜狐娱乐:很多人对您的印象就是一个永远不停转的超人,是这样吗?

  张艺谋:我们摄制组也喊我超人。

  搜狐娱乐:对您来说,您更享受拍片的过程还是之后大家赞美的阶段?

  张艺谋:主要是中间的创作阶段。开头我也不行,熬剧本我不行,常常没有出路。我喜欢拍片的过程,风餐露宿在外面几个月,每天工作十几个钟头,相对来说最辛苦,但是是最直接的造梦过程。还有最纯粹,几个月在外面,没有杂事儿找我,我很不爱应酬,可是你只要不在现场,回来搞后期还是很多人找你。可是你一个导演,一出外景在拍片,想找也没法找你。拍片的这三四个月很封闭,你带着你的演员和团队去进行创作,这个过程很辛苦,但是我非常享受。

  后期的宣传,像参加电影节,电影宣传还有导演的自我宣传,参加多了,就会觉得,都是这一套。你真不能把欢呼声当补药吃,当高丽参吃(笑)。你真要知道自己有几两重,要知道大家喜欢你是因为你的电影,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活到老学到老。我真是这么想的。

  总结《山楂树之恋》

  张艺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窦骁:感谢导演

  周冬雨:导演很敬业

  搜狐娱乐:这部电影到了釜山电影节,也算是和国际观众见了面了,其实也可以说是告一段落了。三位能不能就这部电影迄今为止取得的成绩做一个总结?

  窦骁:这部电影目前为止让我们学到了很多,你刚才说他是超人,我乐了一下,他真的是超人!每天晚上拍完了,他就回去想第二天的戏,还剪片子,每天晚上我健完身回来都很晚了,导演还在那儿拿着剧本转。导演太勤奋了,目前为止接受媒体的采访,让我们见到很多世面,学到了很多东西。

  张艺谋:总结就是——感谢导演!

  周冬雨:我们很努力的在拍,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我们努力归努力,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最关键还是导演。导演一直在引导我们如何去演,如何去展现人物心理。宣传到了今天,很开心大家都很喜欢我们的电影,这样我们的努力也没有白费。为了不辜负大家的期望,我们会更努力。导演很敬业,以后一定会让大家更惊喜的。

  张艺谋:还说得一套一套的(笑)。我的总结很简单,无论是大片小片,商业电影还是文艺片,只要你能拍好,感动人,观众都买账,但是拍好不容易,坦率地说,我到现在还把自己当一个新手,我还是在想下一部是不是可以拍得更好。真心地这么想,每一次都这么想,总觉得有很多不满意之处,希望自己在下一部做得更好。总结就是希望下一部更好。

  

(责任编辑:布鲁)
 用户:
 
 匿名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