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崔健专访:地震、电影和爱情都是“能量”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2日09:14
[我来说两句] [字号:
来源:搜狐新韩线 作者:文/狐狸雨 图/毛小宝
崔健与小狐狸合影

  搜狐新韩线讯 搜狐新韩线釜山报道 《成都,我爱你》11日在釜山展开宣传,此前一直没有亮相的导演崔健也来到了现场。第一次拍电影,崔健并未感到复杂和紧张,而在提到电影的创作动机时,他独创的“能量说”,把地震、音乐、电影跟爱情结合了起来。

  搜狐新韩线:刚才听导演说,您的妈妈也过来看电影了?

  崔健:对,来了,但是人太多没能进去看,以后回去再看吧。(注:崔健母亲为中国朝鲜族,出生在离釜山只有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24岁的时候去北京定居)

  搜狐新韩线:昨天才知道您的资料上写的是朝鲜族,那么会韩文么?

  崔健:不会,因为从小一直在北京长大。

  搜狐新韩线:摇滚歌手去拍电影,感觉会比较让人吃惊啊,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想到要变身成一位导演呢?

  崔健:其实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之前也做过一部短片,8分钟的短片,鉴于这些缘分又合作了。

  搜狐新韩线:我们想象的摇滚歌手,就算拍电影也应该是那种愤世嫉俗的类型,但为什么选择了拍爱情片?

  崔健:这其实是一个命题的拍摄,我们之后也做了很多调整,把敏感的地方做了一些处理。这是做电影跟做音乐不一样的地方,做音乐比较自由。

  搜狐新韩线:当时是去成都找灵感了么?

  崔健:没有,一直在北京,因为我对成都其实比较熟悉,老去。

  搜狐新韩线:那是什么契机想到了这个剧本呢?

  崔健:因为是个命题,先有了一个题目。就像写作文一样。当时见到一个小男孩,他救了三个人,很感动,我就想他到了未来是什么样的。

  搜狐新韩线:这次是三位导演合作拍同一部片子,之前陈果导演也说,风格不需要统一,那各自不同的风格又都是什么?

  崔健:我觉得导演之间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合作的必要,因为这种电影形式之前也很多,比如《巴黎我爱你》、《纽约我爱你》等。我觉得几个导演之间并没有必要合作,甚至连面都不用见。我们还算比较熟悉的了。

  搜狐新韩线:那您觉得自己的处女作风格是怎样的呢?

  崔健:我没有什么压力,我只要把我自己真实的想法表现出来就行,电影上的语言我不用太在意。我也不想做一个太常规的东西,因为我也不是专业学这个的,我就想拍部电影,让大家能够看进去就可以了。

  搜狐新韩线:那您想表达的是?

  崔健:因为我们的审查制度,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表达出来,要让观众自己去找。比如熟悉音乐的朋友就能知道我用的是哪首歌,就像那首《痛仰》,如果是摇滚歌迷就知道我在说什么,“痛仰”就是“痛苦的信仰”。虽然歌词跟原来的并不太一样,但乐迷都会知道我为什么用这首歌。这对我自己很重要,但在拍电影的时候不得不做了一些调整。

  这部电影创作的动机来自于能量,因为能量是美的,不要把灾难一味地看成是灾难。当然,地震不是美的,伤害太大。但如果我们能科学的重视能量,能够科学控制。能量不应该被丑化,哪怕是地震。因为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一个特殊的使命开始。

  地震是能量,在我们的身体里也有能量,动物身上也有能量,甚至我觉得爱情也是种能量。这是自然规律,你想控制是控制不了的。包括一些社会实践,包括陈果老师拍的一些电影。武术也是种能量,所以才能以弱胜强。

  搜狐新韩线:那您现在拍电影也散发着能量吧。

  崔健:我觉得摇滚乐也是种能量。拍电影未必像摇滚乐那么直接,也许是种遗憾,但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像中彩票一样,这次没有中,下次总有中的机会,因为能量是在积累着的,没有释放的东西不会消失。

  搜狐新韩线:这部电影的音乐制作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崔健:原来准备让另外的人做的。但我既然是导演,我自己给自己提了个要求,不能让不满意的东西出现在这部电影里,不满意并不是说不好,而是不适合,我就自己做了。

  搜狐新韩线:据说将来想来韩国开演唱会?

  崔健:我来过两次釜山,一次是摇滚音乐节,一次是亚洲音乐节,我希望将来能开自己的个人演唱会。

  搜狐新韩线:拍完自己对这部作品满意吗?

  崔健:我自己对它基本认可吧,否则我也不会来宣传了,算60分,及格了。如果再有遗憾,也只能下次作品再弥补了。

  搜狐新韩线:那具体的遗憾是什么?

  崔健:比如说对画面的把握,对剧本的调整,事先准备做得不够,因为这电影从创意到成片,才半年时间。

  搜狐新韩线:会不会继续朝着导演的方向走?

  崔健:不一定,我觉得是感觉带着我,我自己不会去强求。如果有感觉了,就会继续做下去。

  

(责任编辑:叶子)
 用户:
 
 匿名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评论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