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搜狐新韩线

陈果专访:第一次拍“正常”电影 盛赞赵寅成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0日08:57
[我来说两句] [字号:
来源:搜狐新韩线 作者:文/狐狸雨 图/毛小宝

  搜狐新韩线釜山报道 此次香港导演陈果携《成都,我爱你》参加釜山影展,接受了搜狐新韩线的特别专访,从创意到拍摄全面解析《成都,我爱你》,并笑称自己当导演是因为忍受不了身边傻A与傻C都从事电影业,认为自己应该可以做得更好;而已经连续11年来到釜山的他,与韩国影坛颇有渊源,更是早在2002年就发掘赵寅成拍电影,并因为他特意去找《霜花店》来看……(文/狐狸雨 图/毛小宝)

  拍“正常”电影好玩儿度降低

陈果坦言第一次拍“正常”电影
陈果坦言第一次拍“正常”电影

  搜狐新韩线:这是您第几次来釜山电影节?

  陈果:我今年已经是第11年来了,前几年都是因为电影,PPP也来了几次,评审也来过几次,这次是因为《成都,我爱你》。

  搜狐新韩线:《成都我爱你》当选了威尼斯闭幕片,又在釜山受到追捧,感觉华语片做到这步还是很不容易的,导演认为秘诀是什么?

  陈果:这几年华语电影如果你拍得如果好一点,或者有争议性,一般就会受到关注。当然我们的电影也是因为去年四川地震的主题。当然,电影怎么去拍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又是老崔崔健第一次做电影,我是第一次在内地拍“正常”的电影,之前《榴莲飘飘》都是乱拍的,跟这个不一样。而且我的难题是我拍1976年的事情,因为毕竟我不是内地人嘛,对76年那个年代的东西不太了解,不能像内地第五第六代导演那样期待,也没有生活在内边,不过这点是好玩儿的,有悬念的。

  搜狐新韩线:那这点是如何克服的呢?

  陈果:要做很多功课,约了很多采访,去那边重新找到当时生活的状态。

  搜狐新韩线:您刚才说过,华语片拍出争议性最受关注,那这些争议性主要是哪些方面呢?

  陈果:电影本身如果要到国外参加影展,起码一定要有一些是人家没看过的东西,任何导演都会拍一些题材、故事、手法都比较新的,才能得到国外的认同,因为如果很正常就没戏,所以还是要讲究题材和拍法。

  搜狐新韩线:刚才您说这次第一次拍这种“正常”的电影,那跟之前那种“不正常”的相比,更喜欢哪个的拍摄状态呢?

  陈果:所谓正常,是说这部电影通过批文拍的,叫正常的,我以前拍《榴莲飘飘》,哪懂什么批文,想拍就拍了。当然,拍电影的话“无政府状态”是最好的,因为如果你一旦拍这种商业电影,就会考虑市场考虑观众,就没有拍那种从个人角度出发的感觉,顾虑程度也不一样,好玩程度当然就业不一样了。

  看重许秦豪的言情能力

  搜狐新韩线:韩国导演许秦豪,导演您,还有摇滚歌手崔健,这三种风格截然不同的组合,成为一部电影,在风格上是如何达到统一的呢?

  陈果:其实不必要达到统一,因为每个人的个性啊想法啊思路啊都不一样,所以基本上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老崔是导演中的新人,我跟许秦豪入行多年了,所以崔健拍起来可能压力比较大,当然也不是说我和许秦豪没有压力,因为我是香港人,要拍内体题材,毕竟还是需要一些资料上的帮助,要进修一些历史方面的东西。而许秦豪是韩国人,他对中国更加不了解,也是很有难度的。并不是说我们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就没有压力了,其实导演这个行业,还是都要从新来过的。

  搜狐新韩线:那对于自己并不了解的领域还是接了这部戏,出于什么考虑呢?

  陈果:当然是出于兴趣的目的。当时我们两个说要拍,其实是老崔先有了他的故事。当时决定要拍的时候,我们去成都看了一下,老崔说他已经有了故事,就拿故事出来看一下,大家启发启发。谁知道他是讲未来的,那我说既然有未来,不如就把过去和现在做出来吧。那我们两个人,谁去做现在谁去做过去,也要有个选择,他当然是做现在,过去自然落到我的身上。这点其实也无所谓了,只是尝试一下不同拍法。

  陈果:你还没看过电影吧?

  搜狐新韩线:还没有看过,没有上映吧。

  陈果:今天,啊应该是明天在釜山有展映。

  搜狐新韩线:刚才讲了您跟崔健的故事,那为什么会考虑到再找一个韩国导演呢?尤其是为什么选中许秦豪导演?

  陈果:因为许秦豪拍言情比较好,个人风格掌握的比较好。这当然也跟他们投资公司的一种概念化有关,就是想把几个亚洲的导演聚集到一起拍。其实这种做法现在蛮流行的,我也佩服投资者的气魄,当前商业电影这么火红的时候,他有勇气去拍一个讲中国城市的电影。当然我也知道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你来到我老家拍电影,我当然希望你把它拍得好,不过拍电影也是有很多手法,这点让我觉得中博公司跟一般的投资者不一样。

  搜狐新韩线:那这三个故事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陈果:本来我们就是想通过三个人讲的故事,虽然它不是同样的故事,但是能不能在人物关系上能有交往和穿插,但后来因为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就没人去管这件事情,就变成了三个非常独立的部分。

  搜狐新韩线:过去、现在、未来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前世今生吗?还是……因为还没看过电影,所以想由导演说一下,表达了爱情的什么?

  陈果:其实表面看是所谓的爱情,其实不管过去现在和将来,还是讲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些人性的东西。如果看了三部之后再想一下,也不能说能百分之百呈现成都的状态,但起码能了解一下生活的流程。但在北京和广州看的时候,可能跟成都人看就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在一般的生活里面都有,但大家却容易忽略。

  《成都,我爱你》票房有“危险性”

  搜狐新韩线:上半部分《好雨时节》即将在韩国上映了吧。

  陈果:对,昨天上映的。

  搜狐新韩线:是的,在首尔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宣传海报。那么下部大概什么时候在国内公映呢?

  陈果:这个要问发行公司了,我现在还不知道。

  搜狐新韩线:那么对票房有什么样的期待?

  陈果:我觉得……不用期待。因为这种戏本身就是跟主流有一点距离的,还是有一点危险性,因为我觉得中国观众暂时还没有到那种能够去欣赏这种城市电影的程度,因为现在观众追求的还是商业性嘛,我觉得《成都我爱你》只要能够上就行了,不会期待太高,因为毕竟还有它的“危险性”。我的想法是这样,但是不知道别人如何看的。

  搜狐新韩线:那我们以后可以继续追踪报道,看各方面的反应。

  成为导演全靠后天契机

陈果与韩国演员有过多次合作
陈果与韩国演员有过多次合作

  搜狐新韩线:从当时的剧务到现在顶级导演,中间感觉最辛苦的是什么?

  陈果:其实以前我没想过要做导演。

  搜狐新韩线:那是什么契机让你觉得要去做导演呢?

  陈果:中间当然有很长的过程。我们说人是有先天性和后天性的,先天性是说我们读完中学读大学,大学要去读电影,这就是先天性去建立你的兴趣。后天性是你在工作中慢慢受到启发,启发你的创作力和潜能,我就是后天性的。这个跟整个电影工业的蓬勃发展是分不开的,当时有很多新人有机会去做导演,当时你觉得,哎,我旁边的那个傻A做了,前面那个傻C也能做,我就觉得,如果我自己做也行吧?于是在某种理念的急速刺激之下,那就慢慢的想我也能做导演。人家有这个机会给你做,你做不做,当然去做!所以我也是很偶然的就成了导演,做了之后觉得,导演不外如此,导演拍电影很容易,拍好的电影很难,但你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拍成了烂片。

  搜狐新韩线:很有趣的经历啊。

  陈果:对,就是这样,事前也没有太多铺垫,因为各人的路不一样,有的人可能一开始就想当导演,但对于香港来说,很多人是从工业里面慢慢一步一步往上走的。如果在美国或者海外读完电影再回来,大部分都是从这个做起的,慢慢慢慢做导演的,比如吴宇森,百分之八九十的导演都是这样。

  搜狐新韩线:那我属于先天性的,我从小就想当记者。

  陈果:对啊,你的立志已经确定你的前途,这也是好事情。但当时其实我们并没有,我们毕业之后还是很迷惘,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自己喜欢什么。不过我小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电影,能进入这个行业,当然越近越好,但是当时觉得做导演太遥远了,根本没想过。但后来看了很多你认识的人都在做导演,还做得那么烂,如果我做的话,可能好过他吧?

  搜狐新韩线:那也庆幸您做了导演,比旁边的A和C做得更好……

  陈果:所以有些东西也不是故意去安排的。

  搜狐新韩线:导演的风格是善于表现“异类空间”,为什么会对这种生存状态特别感兴趣呢?

  陈果:电影的好处就是什么人就拍什么样的电影。

  搜狐新韩线:那您是说本身就很另类吗?

  陈果:我并不觉得我另类,但如果不另类,就很难成名。当然这个跟个性也是以后点关系的,这么多导演,你要如何突破,个人的东西一定要有。但个人风格是什么样的呢,这个不好说,但在作品中会慢慢看出来。有的导演可能电影也拍得很好看,但风格却没有。但话又说回来,他也不算不成功。有的电影可能感人、好看,那是一种成功。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挖掘赵寅成演电影 “自夸”眼光好

  搜狐新韩线:从2002年《人民公厕》时期就跟韩国影人有合作了,我看过这部电影,当时里面有韩国演员张赫和赵寅成。

  陈果:赵寅成当时还是新人,是我第一个把他拉进电影界的。当时他是作模特的。当时我来韩国见了几个人,他们给了我几个相片,我看到赵寅成就觉得,就要他吧。因为张赫当时已经是有名了。

  搜狐新韩线:对,那时他已经拍了《火山高》。

  陈果:对,但现在赵寅成已经超越了张赫。当时赵寅成拍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男孩子蛮好,这点我觉得我还是很有眼光的。韩国男孩子一般演员帅的不少,美女也不少,但觉得比较少个性。在香港我们看到很多模特都是不会演戏的,只会走路。但是他不一样。我记得当时他年纪也不大。

  搜狐新韩线:81年的,02年是21岁。

  陈果:当时他有成熟的一面,但因为二十一二岁嘛,还是有些嫩,但当时就觉得很有潜力。

  搜狐新韩线:他现在在韩国电影方面已经很强了,《霜花店》您看过吗?

  陈果:我看过了,我就是因为他才去看的,瘦了很多,而且他也够大胆,脱光衣服,作为演员真的是不错。虽然那个电影有点电视剧的感觉,但我觉得拍的还是蛮好看的,对吧?

  搜狐新韩线:其实我也是很喜欢他的……

  被釜山热爱电影的情绪所感染

  搜狐新韩线:那对于韩国电影的您看法是什么呢?来了这么多次釜山电影节

  陈果:韩国电影,当然从现在的角度看没有以前那么勇猛,但是经过市场发展的洗礼,这个也是正常的。当年我来的时候正好是韩国电影起飞的时候,那几年真的是,你看到整个韩国,特别是釜山,传承着那种看电影的风气,年轻人很有干劲,很有能量,很受感染。当然一个电影节维持了这么久,也不容易。我觉得韩国电影这方面的能量开始稳定下来,甚至走下坡路,这点都是不奇怪的。也没有必要去争议这方面的反差。但无论如何这个电影节在推动一些新导演甚至是老导演在电影方面的成就是蛮大的。一个政府或者说一个民间也好,在这种电影节里面,把一个国家的电影和经济起飞结合在一起,这点是我们国内还不能够做到的。

  搜狐新韩线:那这次来韩国有没有跟一些韩国导演见面呢?

  陈果:刚到,还没有见面。

  搜狐新韩线:那导演有没有下一部作品的计划呢?

  陈果:有,但是要明年再拍,今年已经十月了,今年不拍了。

  后记:想象中拍《榴莲飘飘》《人民公厕》的导演一定也有点“不正常”,甚至会看不太懂,就像他形容自己的电影一样。但真实坐在对面的陈果导演却如他所说“我并不是一个另类的人”,直爽又真实,并且也不会因为是大导演就故作深沉——因为他太清楚这个世界了。而后来聊起赵寅成,他又像伯乐一样得意,甚至还会去找《霜花店》来看,“当年是我首先挖他拍电影的”。(文/狐狸雨 图/毛小宝)

(责任编辑:叶子)
 用户:
 
 匿名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评论 查看